云顶娱乐官方平台

  原标题:朝阳银行去年增利不增收 两名股东变身成老赖

  原标题:朝阳银行去年增利不增收 两名股东变身成老赖

  原标题:朝阳银行去年增利不增收 两名股东变身成老赖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日前,朝阳银行发布2019年度报告。截至去年末,该行资产总额达到1017.12亿元,比年初增加156.7亿元,增长18.21%;贷款总额483.3亿元,同比增长16.66%。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朝阳银行资产规模突破千亿元,但经营状况并没有出现同步上升。年报显示,去年该行营业收入12.55亿元,同比下滑15.39%,跌幅较2018年进一步扩大。同时,伴随资产规模的扩张,朝阳银行资本充足性出现下降,其中资本充足率13.18%、一级资本充率9.1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15%,较2018年分别下降0.39、0.2和0.2个百分点。

  此外,朝阳银行股东质量也亟待提高。天眼查显示,该行前10大股东中辽宁万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凌源市世明玻璃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就是俗称的“老赖”,并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另外,同为前10大股东的朝阳飞马车辆设备股份公司、朝阳盘龙房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宏龙马集团有限公司亦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针对朝阳银行营利连续下滑和股东质量问题,该行相关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些问题要向领导汇报后再答复。”但截至发稿时为止,本报记者没有收到该行的回复。

  增利不增收的背后

  通常情况下,一家银行的营业收入如果下降,净利润一般也会下降,很难实现大幅增长。而朝阳银行2019年在营收下滑15.39%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大长了25.42%。

  朝阳银行利息净收入是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年报显示,该行近年利息收入一直保持增长,去年利息收入为40.87亿元,同比上升12.47%。其中,贷款和垫款的利息收入占全部利息收入的一半以上,对利息收入的上升起到了推动作用。具体来看,该行去年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上升得益于对公利息收入的增长,2019年该行对公贷款和垫款利息收入为21.88亿元,较2018年增加了13.13%。

  在利息收入增长的同时,该行利息支出增长更加明显。年报显示,2019年朝阳银行存款创出新高,各项存款余额达766.12亿元,比年初净增加66.78亿元。再此带动下,该行去年存款利息支出24.97亿元,同比大幅增加36.82%,由此推动全部利息支出增加31.25%至28.81亿元。

  上述数据表明,朝阳银行利息支出增速明显高于利息收入增速,结果去年该行实现利息净收入12.06亿元,同比减少16.19%。受利息净收入减少影响,该行去年营业收入12.55亿元,较2018年下滑15.39%。

  根据利润表的构成,朝阳银行在营收下降的情况下,若要实现净利润上升,只能减少营业支出。

  果然,朝阳银行去年营业支出仅为6.77亿元,较2018年大幅减少3.43亿元,降幅达33.63%。记者注意到,该行营业支出的构成包括营业税金及附加、业务及管理费、资产减值损失和其他业务支出。其中,业务及管理费、资产减值损失合计6.44亿元,几乎占了营业支出的全部,二者是营业支出的增减的关键因素。

  年报显示,该行2019年业务及管理费支出5.37亿元,较2018年多了0.18亿元。显然,该行业务及管理费支出没有对营业支出下降起到帮助。而朝阳银行去年资产减值损失为1.07亿元,较2018年陡降77.28%。进一步看,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以客户贷款及垫款为主,而该行去年客户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同比骤降75.88%至1.18亿元。

  综上,朝阳银行2019年在贷款及垫款减值损失同比骤降75.88%的作用下,导致营业支出大幅下降。虽然该行去年营收减少了15.39%,最后靠营业支出更大幅度的下降,实现净利润25.42%的增速。

  两名股东成老赖

  官网显示,朝阳银行总部位于辽宁省朝阳市,2008年6月组建朝阳市商业银行,2011年4月更名朝阳银行。目前,朝阳银行在沈阳、抚顺、本溪、锦州、朝阳等城市设立分支机构72家,拥有员工1700余人。朝阳银行作为主发起人,发起设立了朝阳柳城村镇银行、凌源天元村镇银行2家村镇银行。

  截至2019年末,该行前10大股东为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凌源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中宏龙马集团有限公司、朝阳盘龙房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辽宁中水亚田实业有限公司、辽宁中泽集团朝阳纺织有限责任公司、辽宁万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国城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朝阳飞马车辆设备股份公司、凌源市世明玻璃有限公司。

  引人关注的是,朝阳银行股东质量亟待提高。

  天眼查显示,朝阳银行持股3.44%的第7大股东辽宁万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从2017年开始,有8条被执行信息,因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成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7次收到法院限制消费令,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此外,持股2.69%的凌源市世明玻璃有限公司有高达33次被执行信息,同样因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成为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30次收到法院限制消费令,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不仅如此,在朝阳银行10大股东中,有3家股东曾被法院强制执行。4月22日,持股4.47%的第3大股东中宏龙马集团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持股4.07%的第4大股东朝阳盘龙房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先后7次被法院强制执行,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6次强制执行发生在今年4月;持股2.95%的第9大股东朝阳飞马车辆设备股份公司也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鑫